英、韓、新、芬、瑞創意產業發展政策比較--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英、韓、新、芬、瑞創意產業發展政策比較

2011年03月17日14:07         手機看新聞

  英國

  英國稱得上全球第一個推動“創意產業夕的國家。特別是1997年工黨政府再次執后,首次將“創意產業”列為國家重要政策,進一步體現出“涵概全民的文化政策是社會正義的一環”的執政理念。其對“創意夕產業的界定和行業分類,后來也為世界許多國家發展創意產業時所沿用。

  工黨執政:涵概全民的文化政策是社會正義的一環

  英國是第一個推動創意產業的國家,1997年工黨再執政時察覺到如果將成長中的產業獨立成一區塊來看待,他們可以成長茁壯,工黨以前在地方執政時即以文化帶動地方社會經濟的發展,過去的經驗使得執政者體認到文化的影響力,工黨認為文化政策應該普及全民,是社會正義的一環,而不再只是為少數人服務的精英藝術,推廣創意產業將是拯救英國經濟困境的有效方法。工黨政府首次將創意產業列為國家重要政策,當年其創意產業產值為六億英鎊。

  產業任務小組

  英國早期有關產業的主管單位是“貿易與工業部”,但他們在推動創意產業時,發現有關創意產業的范疇都屬於文化媒體體育部管轄,因此將創意產業獨立區分出來,交予文化媒體體育部,以有效的推動。為了推動創意產業,政府首先設立了產業任務小組(Creative工ndustriesTaskForce):由各部會首長、民間創意業者代表組成,一起探討厘清創意產業會遭遇的主要問題,以及要維持穩定成長所需的支助。

  根據產業特性提供其適合的輔導工具

  創意產業大部份是新興的產業,大都由小型企業體組成,由創意者經營,因此英國政府認為,必須針對其特性加以輔導,未來的挑戰在於是否能確保創意產業的穩定發展,政府需要根據產業不同的特性提供其適合的輔導工具。他們強調下列四個面向的工作:

  1、促進輸出。英國政府在這方面先評估產業的優先次序,然后建立長程出口策略,並運用駐在世界各地的大使館為推廣媒介,使創意產業能透過英國大使館人員推廣出去。

  2、教育和訓練。提供信息服務給有意從事創意產業的青年,幫他們發展結合有關文化與創意的興趣,以輔導未來投入創意產業的工作領域。政府也與高等教育單位密切合作,協助有興趣的學生去開設創意產業,使研究生可以將學業與創業結合,並運用大學的設備去輔佐剛創辦的創意企業。

  3、創意投資的財務支持。針對大部份創意產業都是中小型企業,甚至是以個人工作室方式存在,“資金”是中小型創意產業創辦與發展的關鍵,英國政府協同民間企業曾針對此議題提供援助,如政府的小型公司貸款保証計劃(SmallFirmsLoanGuaranteeScheme)、創投基金的補助如:蘇格蘭企業連續五年共提撥2500萬英鎊作為創意種子基金等。文化媒體體育部也曾經進行有關資金的研究計劃。

  4、智慧財產權的保護。新經濟模型的創意產權非常復雜,牽涉的層面很廣,原創者可能會發現自己沒什麼保障,智能財產權引發的區域不只是英國內部的問題,也可能牽連全球各地,因此需要提出全球的解決方案。對此,英國政府秉持自治原則,完全將權力下放給地方政府機構,因此地方機構可以快速有效的整合地方資源,很快得到預期的成效。

  韓國

  韓國的“文化”產業的發展,引自世紀末的金融風暴,可是說是“以創意為基礎的文化工業將成為經濟發展新的動力引擎,創意的資本意義即將或正在超過金融資本”這樣一個時代特征的直接診釋。其政策工具的應用和政府的高度重視帶有東方國家的特點,值得其他亞洲國家學習借鑒。

  金融風暴開啟文化新契機

  韓國自從1990年設立文化部時,即設有文化產業局,但隻負責相關出版等事務,后來經過政府內部的改造整並,將有關文化、觀光事務納入成為文化觀光部,1997年的金融風暴促使韓國政府開始改革,也開啟了文化新契機,政府一方面大刀破斧的去整頓企業、金融界,另一方面把文化當成最重要的產業,不再隻視為體閑的娛樂,而視為21世紀最重要的產業之一,由政府主導並全力支持。金大中總統曾在競選時即提出要發展文化,並以提升文化經費到佔國家預算1%為目標金大中政府執政后,因為金融危機,政府裁減各部會人員,但隻有文化部門人員不減反增,文化總預算也逐年遞增。1998年韓國政府的文化經費隻有4848億韓元,隻佔國家總預算之0.62%,1998年到2002年之間文化經費卻逐年增加,到了2002年已經超過1.2兆韓元,文化預算突破政府總預算之1.09%。

  文化產業局、《文化產業促進法》、產業振興院

  政府為了推動文化創意產業設立了專屬機構,文化產業局的設立即是為了提升國家文化產業的競爭力,以政府的力量投入每項文化領域的基礎設施,如動畫、影視產品、出版品等,協助文化產業增加附加價值、打入國際市場、把人類資產轉化成創意產業。韓國除了成立專屬部門,還編有充裕的預算去執行,如:1999年通過《文化產業促進法》,明確“協助文化、娛樂、內容產業?另成立“文化產業基金夕,提供新創文化企業貸款。1999年的文化產業基金為549億韓元,到2002年為2329億韓元,四年間就增加了四倍,政府的這些動作使得相關產業在短期內達到快速的成長,如:游戲軟件產業在1998-2001四年中成長一倍,韓國電影出口(1995-2001)六年成長50倍。

  文化產業局附設有十二個附屬機構,其中,文化產業振興院是為了協助將創意文化內容衍生成文化產品的一個輔助機制,振興院界定的產業項目有動畫、音樂、卡通、電玩…等,以提供設備租借、投資、技術教育訓練、協助發展國際行銷策略、進行產業中長期計劃的研究、並與其它國家、地區單位發展策略聯盟的伙伴關系。

  政策工具

  韓國其政策工具及其成功的因素如下:

  1.提供設備支持技術

  政府提供設備給業者,隻收取低廉的使用費,此項措施提高民間業者的研發能力,提高文化創意成為產業的可能性。如:韓國文化觀光部是游戲事業的主管單位,1999年成立游戲推廣中心,提供游戲產業所需的一切援助,業者隻要負擔非常低廉的費用即可使用此中心的設備。

  2.投入硬件基礎的架設

  金大中總統曾喊出CyberKorea21的口號,寬頻是韓國政府主力發展的策略型產業,早於1993年即開放固網寬頻硬件系統的架設,使得軟件內容的開發可以很快的佔有市場,得到廣大商機。

  3.提供資金

  政府設立“文化產業基金”,提供新創文化企業貸款,使得中小企業也能貸到資金,開始文化創意的研發生產,一反過去以大財團為主的經濟生態,使文化產業的發展活潑多元起來,促進文化產業良性的發展。

  4.立法保障文化產業的發展

  如1999年通過文化產業促進法,明訂協助文化、娛樂、內容產業,並設立獎勵措施吸引民間業者的投入。

  5.設立一系列的產業振興院

  1998年成立游戲產業振興中心(壯大游戲軟件產業),IT業振興院(壯大數字內容與軟件),2001年成立文化產業振興院(扶持動畫、音樂、卡通),有七十多位員工,上百億台幣的年預算。

  6.充足的政府經費協助廠商

  政府以充足的經費全力輔佐補助,從人才培育、研發、到生產后的國際行銷推廣等各個環節,如全額補助翻譯與制作費,使文化產品國際化。

  7.推動手法周全細膩

  政府對於全面輔助創意廠商的發展,採取許多有創意且細膩的作法,如運用國防替代役補救軟件人才短缺的問題、補助廠商海外參展、播放廣告等等手法。

  芬蘭

  芬蘭政府強調政府利技政策的目標即是把芬蘭建構成一個以知識為基礎的社會,政府注重通過“行銷管道”的轉變,來為發展高科技產業增加投入,從而影響文化產業。芬蘭政府政策上被評價為具有“民主精神”,注重政府與民間的共同推進。

  從資源小國到創意強國

  曾以森林產業為重要出口的芬蘭,90年代初發生嚴重的經濟衰退,政府決心改革,以發展高科技來提升國家的競爭力,強調科技政策的目標即是把芬蘭建構成一個以知識為基礎的社會,政府投入發展高科技產業影響文化產業最明顯的是行銷管道的轉變,由傳統的行銷方式轉變為現代化的行銷方式,藉由網絡來從事文化行銷的工作,因為信息社會的帶動,使得文化產業的重要性遞增。

  政府希望能夠藉由發展芬蘭文化產業而獲得國際市場上的成長,極力主張發展信息工業之余,也期望在創意產業上有所發展並佔有一席之地,使此項產業更具效益性及競爭力,甚至擴張版圖至國際市場。加強各階層的藝術、文化教育以及維持對傳統文化的支持是芬蘭教育部門必須扮演的角色,由於計算機網絡及數字化科技的研發,文化產業與現代科技的應用成為重要的課題,政府也積極的結合其它相關部門,使教育部門與運輸及通訊部門一起合作,透過廣播及電視將更多的信息傳達給大眾,也和環保部門共同保育文化古跡,透過數字網絡的技術,同時進行文化保存與傳播,使文化內容產物發揮更大的影響力,並創造商機。

  1995年,芬蘭文化產業的總就業人數為八萬六千人,佔了全國勞動比例的4.4%,其中大部分為圖書業、計算機及電視操作和印刷業;包括體育部門也連帶受到影響。

  多方推進計劃

  芬蘭政府首先設立相關的推動機構,並賦予其任務與目標,教育部於一九九七年三月十三日任命成立芬蘭文化產業委員會,委員會被賦予的主要任務:

  1、檢視全球文化產業的發展狀況;

  2、研究歐盟現今相關文化產業的目標與計劃;

  3、勾勒出現階段芬蘭文化產業的發展狀況與前景;

  4、與其它各部會合作提出促進芬蘭文化產業發展的行動方案;

  5、以文化產業的觀點對芬蘭文化政策的新指導方針提出建言。

  在芬蘭推動文化產業的最重要計劃是SISU,計劃的主要精神辦文化產業的研究應該更有系統,並應該更積極的保護傳統文化,尤其以瀕臨被破壞的文化遺產、印刷版權、博物館等文化資產為研究保護重點。SISU計劃首先定義特殊企業對於文化產業的影響,並且從中尋找優良經營的實際模范,目標是希望創造能夠適應市場環境的企業關系。另一方面,若想將這項產業國際化,必須加強對各階層的教育。

  具有“民主精神”的文化政策

  芬蘭的文化政策多樣且具有民主精神。多樣性的文化不但具獨特性,也為社會大眾提供了許多創新的娛樂資源文化所強調的民主精神,則希望讓所有的公民都能體驗文化的真正涵義。為避免文化產業隨著社會認知的改變而受到商業化的控制,政府部門必須藉由下列觀點從旁促進文化產業的發展:

  1.保存傳統文化並維持其可利用性;

  2.凝聚社會的力量來維護文化的重要性;

  3.維持就業的水准;

  4.開發新市場;

  5.維持經濟持續性發展。

  此外,政府部門認識到傳統文化是未來新興文化產物的重要資源,因此主要的任務便是維護這些基本的資源,使其不受到破壞。基本的執行方針為:

  1.將文化數據計算機化並提供大眾使用;

  2.聽從專業意見,實行基本教育訓練、職業教育訓練及持續性的教育訓練;

  3.評估文化的重要性;

  4.發展文化性的企業精神。

  新加坡

  新加坡從藝術本質對人的影響為出發,來思考藝術與社會、城市的交互關系,提出“以文化藝術復興一個城”的口號,以藝文的特色來發展一個城市,重視展演活動及與旅游資源的結合,以“國際展演中心”來定位新加坡。同時,政府還十分重視稅收優惠等財政杠杆的使用。

  以文化藝術來復興一座城市

  新加坡從藝術本質對人的影響為出發,來思考藝術與社會、城市的交互關系,因為它有向上提升生活的影響力,所以政府必須站在補助的角度,讓藝術家及藝術組織可以盡情的創作,也讓民眾得以分享參與藝術的樂趣,需要建立一個平台來激勵藝術創作與發表,因此政府積極地投入藝文硬件設施的建設。如2001年開幕的濱海藝術中心,政府發了三億五千萬美金,興蓋一座大型的綜合表演藝術中心,不僅創造文化地標,也凸顯新加坡所累積的經濟實力。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以藝文的特色來發展一個城市,出發點不是為了吸引觀光、增加經濟收益,反而是因為蓬勃的藝文活動帶動了一個城市的生機,因為文化活動使得城市有了特色,吸引參觀旅行的人潮,藝術的本質與內涵首先需要被重視與了解。

  政府提出多種策略

  新加坡提出成為世界一流城市的願景,以文藝來復興一個城市,為了達到這個理想,政府提出許多策略。

  1.透過藝術教育來培養藝文的欣賞人口:為了加強藝術教育在學校的影響力,每年額外提供40萬坡幣的補助,擴充藝術教育委員會對中小學及學院推廣藝術教育的監督。

  2.強化藝文組織的經營管理能力;

  3.發覺培養具藝術天分的人才;

  4.投入藝文硬件設施;

  5.國際交流;

  6.投入藝文經費,建立文化活動的亞洲知名度。

  新加坡對於藝文的推廣方面在1998年設置藝文廣播電台,提供藝文訊息的報導、評論、音樂、戲劇等節目,根據ACNeilsen的調查顯示此電台每周吸引約60000聽眾。新加坡政府也思考如何使新加坡成為“國際藝術活動的舉辦中心,並透過下列方法達成目的的。

  資金來源

  1、新加坡藝文基金來源有:政府、民間、賽馬賭金。

  文化經費來源主要是兩個贊助藝文的機構:NationalArtsCouncil、SingaporeTotali-satorBoard(以1999年為例:彩金收益撥出580萬作為藝文經費,其中有60%做為藝文贊助基金,剩余的部分資助新加坡交響樂團和國樂團兩個單位。

  2、ArtsHousingScheme:將閑置建筑空間釋放,政府補助租金提供藝文團體作為排演、訓練、辦公之場所,這計劃在1999年得到319萬租金補助,提供26700平方公尺的樓版面積給56個藝文組織和26個視覺藝術家。

  與其它世界大城市的比較:

  比起世界其它城市(紐約、倫敦、香港),新加坡的藝術活動及藝文團體數量偏低,藝文硬件設施明顯偏低,從一些統計數字來看,新加坡落后其它國際大城頗多,從參與文化活動人數來看,和香港比較起來,活動舉辦的頻率不相上下,但香港人的參與率比新加坡高。

  與過去比較,經過十年的努力,藝文人口及藝文活動的舉辦都有倍數成長(RenaissanceCityReport一CultureandtheArtsinRenais-sanceSingapore,2000,P.16),從參與藝文人口的年輕化(40歲以下)可見多年的藝術教育得到成效。對於藝術人才的養成則從藝術專業教育著手,期待未來能有更多人力投入藝文工作行列。

  瑞典

  瑞典已經成為當前世界創意強國,瑞典相當重視傳統文化的保存,而且創意產業已發展出強大的產業聚集效應。因了解到“直接補貼”的效果有限,瑞典政府將有發展潛力的藝術創作推向市場,這一點被稱為瑞典產業政策的特色。而與此同時,瑞典與文化產業相關的政府機構設團置也是非常嚴密的。

  政府努力與民眾參與相結合

  瑞典政府雖然沒有明文規定所謂的“創意產業政策”,其推動產業文化創意化以及文化創意產業化卻一直不遺余力。近幾年瑞典文化產業在就業人口和公司數目都不斷增加,可証明文化產業在經濟上與日俱增的重要性。瑞典不但是一個相當重視傳統文化保存的國家,更在文化創新方面投注相當心力。這不但取決於瑞典政府的努力,更與民眾高度參與文化活動息息相關,文藝創作活動早已融入瑞典人民的生活,而政府或民間機構亦十分積極承辦各類展演活動。

  提到瑞典最具有國家代表性的文化創意產業,首先要談電影與音樂,因為瑞典是全球第三大音樂輸出國,電影產業更是成功,數十年來產生了許多經典名片和電影奇才,誕生諸如英格瑪.伯格曼及英格麗.褒曼這樣影響影壇至深的國際大導演及好萊塢巨星。在流行時尚方面,瑞典時裝與配件亦在國際時裝界佔有一席之地,從瑞典多位享譽盛名的服裝設計師,諸如FillippaK,以及知名品牌BjornBorg可知,服裝不僅僅是一種功能性產品,經過設計師的創意巧思,即可成為彰顯個人品味與風格的文化商品。瑞典的汽車與建筑業能在國際市場上大大成功,除了頂尖的高科技人才外,工藝設計也是關鍵性的因素,它已經成為一種足以代表瑞典文化特色的國寶級產業,因此將他們納入文化創意產業實當之無愧。另外,十分具有國家特色的家具業亦可納入文化創意產業,行銷全球的IKEA即是瑞典家具產業的最佳代表,其簡朴實用的風格深受瑞典實用主義的影響,這樣的風格不僅反映在家具的設計上,也同樣影響著建筑及其它工藝設計。

  創意產業發展迅速產業聚集效應

  瑞典大約有9%的就業人口從事文化創意產業,從1994年一1999年瑞典就業人口的統計數據來觀察文化創意產業,成長最快的是設計業(124%)和多媒體產業(112%),其次是成長71%的精致藝術(包括表演藝術、平面藝術、文學等),其從業人口范圍十分廣闊。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瑞典的文化產業發展有明顯向都市集中的情況,尤其以斯德哥爾摩最為明顯。擁有1/5就業人口的斯德哥爾摩,竟然佔有1/3文化產業人口,在文化密集區文化人口佔了73%,甚至在非文化密集區也有53%是文化人,可見文化產業在斯德哥爾摩十分活躍。一方面,因為文化生產最密集的地方,同時也是文化消費最熱絡之所;另一方面,文化產業有著互相依存的聯系關系,自然而然就會產生特定產業群聚的區塊。

  主要政策工具

  瑞典精致藝術的大幅成長,以及電影、音樂、工藝等文化產業的活躍,足以顯示瑞典文化政策的成功。

  為了探討瑞典文化產業的政策工具,了解瑞典文化機制有其必要。首先,從國家最高文化機關談起瑞典政府最高行政機關(Regeringen)設有首相,及10個部(瑞典中央行政機關包撬文化部、產業勞工部、教育科學部、國防部、財政部、農漁業暨食品部、衛生部、外交部、環境部、法務部一一編者),文化部為其中之一,統籌一切文化領域的事項,包括:

  1、戲劇、電影/影像、舞蹈、音樂、文學;

  2、藝術、設計、應用藝術、手工藝、建筑、室內設計;

  3、圖書館、博物館、展演;

  4、文化出版品、檔案、文化領域之文獻;

  5、藝術家(文藝創作者)之各式補助;

  6、文化資產與環境、歷史、現代史計劃;

  7、宗教團體、宗教事務、喪葬等等。

  其下設立25個會分別執掌各領域之文化事務,另有35個機構、基金會和4個公司(純國營或部分國營)。因應需求,運動與觀光事業已在1999年的改革當中移至產業部。

  從瑞典文化部10年來的改革歷程可以發現,文化部(瑞典原屬於教育科學部)從1991年成立至今,歷經政黨輪替與政府改組,權限在改革歷程中有擴大化、集中化與明確化的趨勢,並逐漸掌握了所有文化領域的事務(參考數據:SwedishNationalCouncilforCulturalAffairs,CutturalStatistics2000,2000.),足見瑞典政府以國家力量統籌文化發展的決心。然而,中央與地方在文化事務上權限明確,文化政策執行過程中,地方政府對部分文化領域事務握有優先決策權。中央政府負責維系文化補助機制的運作、統籌文化預算,並擬定長程文化政策,再由地方政府以彈性政策執行之。由於瑞典文化部組織龐大,政策的靈活度也就十分重要。

  瑞典文化事務會(NationalCouncilforCulturalAffairs)負責統籌與協調所有文化事務之執行,並由其隸屬之若干機關司職各項藝術政策。政府設有各式文化補貼經費及創意基金,贊助藝術創作者(藝術家、作家、作曲家),並設有完備的輔導就業與社會福利政策,增進各項藝術創作者的生存空間。舉例來說,全瑞典境內設有10家藝術中心,並設立調解委員會負責協調資金分配之事項。在文化補貼經費的使用上,例如1998年,瑞典政府提供45萬2338歐元文化補貼,表演藝術34%,文學與圖書館5%,視覺藝術2%,藝術家補貼6%。

  重視對市場推動

  瑞典是一個福利國家,從其文化政策卻可發現,瑞典政府從經驗中發現“直接補貼”的效果有其限制,將有發展潛力的藝術創作推向市場,才是政府應致力的目標。但瑞典文化政策並不刻意強調產業化,而是提供政策工具使文化創意生產者能夠適得其所地發揮創意,如此一來,文藝活動可以親近民眾日常生活,奠定文化藝術的基礎教育,刺激更多創意靈感運用於優質藝術作品中,文化創意持續再造的循環於是展開。

  瑞典文化機關(構)在承辦各項展演活動上十分積極,在瑞典800萬人口中,專業的視覺藝術家約有5000人。在1991年至2000年之間,總共有5600名視覺藝術家舉辦過7800場展演,並從中獲得報1酬。另外,瑞典文化俱樂部聯盟(FederationofSwedishArtClubs)和瑞典藝術促進會(TheSwedishPopularMovementforPromotionofArt)與3000個藝術協會共同展售藝術品,並從中獲益一億二千八百萬瑞幣。藝術家藉由參展獲得權力金(權利金是給參展藝術品的租金,外國藝術家於瑞典參展亦適用)。展演權利金制度一方面可使視覺藝術家可從作品參展中獲得合理的報酬以維持生計。另一方面可彌補補助制度之不足,避免補助金或獎助金成為藝術家唯一的選擇,而是更積極的從作品受用中得到報酬。

  另一項促進藝術家投入市場的計劃是1997年瑞典政府的“藝術家計劃”,綜合三項任務,包括藝術家就業問題、一般性補貼、音樂創作補貼。該計劃的重點在於刺激藝術家投入就業市場,獲得更多工作機會與收入。該項計劃總共投入6千9百萬,分為視覺藝術與設計、音樂、戲劇電影、文學四大類執行。對於不在意盈利而著重藝術理念表達的展演活動,國家也有補貼辦法以使那些有理想有抱負的藝術家可以持續展演工作,以維持優質藝術或另類藝術不因產業化而消失。

  至於瑞典政府促進電影產業的政策工具,“電影政策一The2000FilmAgreements”一由瑞典政府、電影工業與電視公司達成的協議可發現,新式補助更強化文化創意產業化的訴求,補助項目更多元,更具吸引力,並以各項政策刺激文化創意再生:

  1、增加鼓勵產業化的補助項目

  2、增加財政協助

  3、刺激電影新生代崛起

  4、增設影音預備中心

  5、鼓勵展演活動

  另外,瑞典對於版權的重視,也是值得效法的,瑞典音樂創作者採取積極主動的角色,以工會團體(STIM)的力量去保護他們的權益,並由政府幫助這些組織的建構與運作,如此才能延續音樂創意生產者創作好音樂的動力,如果創意變得一文不值,那麼整個文化產業將毫無生機可言。

  來源:上海創意產業中心
(責任編輯:蘇佳)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